用大数据挖掘常态新闻选题的新意

大字 日期:2020-03-14 12:50 来源:未知

  大数据时代下传统媒体在新闻业务上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如何利用新技术实现报道形式和内容的创新是传媒新闻媒体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以央视综合频道《晚间新闻》栏目中推出“据说春运”专题报道为例,总结了该报道在运用大数据上的经验,以期为同类媒体和报道提供借鉴和分析。

  春运历年来都是国内各大媒体在春节期间着力进行策划报道的选题,纵观2014年媒体在春节期间的报道表现,央视综合频道《晚间新闻》栏目中推出的“据说春运”专题报道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这档利用百度大数据以直观图像形式向观众展示全国春运迁徙情况的特别节目,在生成机制、内容选题和报道方式等方面都具有创新意义。

  《据说春运》主持人顾国宁曾在节目中说:“30多年来中国春运大军从1亿人次增长到36亿人次,这36亿人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如何迁徙的,过去很难想象全国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但是通过大数据的收集、解析,并最终以可视化效果呈现在电视屏幕上,可以给每一个观众带来最直观的感受。”这档专题报道从2014年1月25日开始,在《晚间新闻》中播出,每期的时间在3到4分钟左右,其中的新闻报道内容采用了互联网平台上的资源,信息直接来源于百度,由百度地图等相关产品提供的大数据。报道中引入百度地图LBS定位大数据,在屏幕上直观地向观众展示全国范围内春运人潮流动情况,新颖的报道让观众感叹:“布满了亮线的地图,像烟花一样绽放的迁徙轨迹,让人一目了然人口迁徙的最新动态”[1]。这种报道方式使央视一改以往派出记者在全国各地车站蹲点报道春运的旧形式,以大数据真实反映中国春运期间现实的人口流动,使观众耳目一新。《据说春运》专题报道创新的基础来自于中央电视台与百度这个互联网核心技术型公司的合作。

  数据新闻是新闻媒体对大数据进行信息挖掘并以可视化的形式呈现的新闻,数据可以是数据新闻的来源,也可以是讲述新闻故事的工具。由于自身在网络技术上的限制以及编辑记者的专业限制,传统媒体在数据新闻报道上面临不少挑战,哪怕是中央电视台这种无论在硬件设施和人力资源都处于国内前列的媒体,在大数据的搜集和挖掘上并无优势。

  虽然,央视可以依托旗下索福瑞公司(CSM)做电视收视市场研究,但是,该公司的数据收集处理范围局限在观众调查服务和收视行为研究上,要报道春运这种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会涉及近3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还需要借力更专业的互联网平台,所以百度所拥有的服务器集群、云计算等先进的数据处理技术,是这次“据说春运”专题报道生成的关键。

  例如观众评价的反映最热烈的“百度迁徙地图”就完全来自于百度的数据搜集和呈现,该图制作的原理是:百度地图拥有过亿装机量和其他13个过亿用户数的App,百度地图LBS开放平台为数十万款APP提供免费定位服务,日处理定位请求近35亿次,百度地图通过用户手机操作获取用户经纬度,并上传到百度地图请求解析为地址信息[2],因此,观众看到的迁徙图是由两亿多部智能手机画出的一条条美丽的亮线。传统媒体新闻报道的原则是“用事实说话”,在大数据时代,“用数据说话”既是传统媒体新闻报道内容创新的契机,也是挑战,只有与互联网公司合作,掌握大数据分析和处理的核心技术,实现有效的跨界合作,才能发现更准确、全面的事实,增加报道可信性和权威性。

  春运报道年年有,在选题上要创新,需要回归到春运报道的本质,春运报道不仅要发布春运期间全国交通流动的信息,更要展现这些信息数据背后的文化价值。无论是以前春晚的《常回家看看》,还是2014年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这两首因为春晚一炮走红的歌曲,都是因为切中了中国人春节的情感重点——“回家”和“亲情”。同样的道理,春运新闻报道的选题重点,也是中国人文化传统价值的核心体现。

  春运这几天里展现了中国人最深刻的亲情:亲人间的牵挂思念、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在每个人回家的路程上体现。从1月25日开始,春运哪天进入高峰,哪些城市和线路最热门,围绕春运都有哪些话题,春运路上有哪些动人的故事?《据说春运》的选题正是聚焦在承载着“回家”和“亲情”的返乡路,才使得数据和事实相得益彰。

  此外,由于具有更大的样本量,采用了百度数据平台统计,这些科学量化的研究方法,也让《据说春运》的报道视角更全面和完整,报道中发现了2014年春运中的规律和趋势,聚焦了一些新鲜的春运现象。

  例如,1月25日报道的“逆向迁徙?老人去孩子城市成热点”,以前过年时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几乎都会成为“空城”,但2014年从成都到北京的路线热度却是一直排名靠前,数据说明更多的父母来到孩子工作的城市陪孩子过年。有些行业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也得工作,不能离开工作城市,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和孩子团聚成了春运“逆向流动”的根本原因。

  再例如,1月26日报道的“上海至滁州一度成为全国最热门线路”,把滁州,德州、郴州等二三线城市成为全国热门线路的前十名的信息传递给观众,这是以前大家很少关注的春运地区,报道还对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现象做了解释:这些城市的相同特点是开通了高铁,距离北上广等一线个小时的路程,高铁一方面促进了这些城市当地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让当地人到大城市工作更加方便,由于高铁大大缩短了城市之间的距离,外出务工者选择工作地时不用再远离家乡,而是就近选择大城市就业,大城市与周边城市的短途迁徙打工有望成为一个新趋势。

  还有1月28日报道的“春运神器排行”,根据百度指数提供的数据和春运相关的检索词当中,上升速度排名第一的就是“春运神器”,而淘宝指数显示购买“春运神器”的消费者来自深圳、上海和北京这些大城市的最多,具体的神器有马扎、睡眠宝、睡眠支架和鸵鸟枕等等,这些用在旅途上的“神器”真实体现了春运路程中人们的艰辛和坚定。类似这样的报道内容都以数据为依托,展现了今年春运中最实时和鲜活的现象,并为观众解读了数据背后的社会意义。

  数据新闻的内容来源于样本量巨大的集群研究和调查,这种量化的研究方法虽然可以以全景式的视域观照事实整体,但因为数据信息大,新闻生产过程中容易出现数据缺乏可理解性和生动性的问题,整体中的个性特征会被数据分析过程中的集群研究所取代,但是在新闻报道中,有血有肉的个体故事更能引起观众的心灵共鸣。春运报道涉及的人群量次往往多达数十亿,报道中科技使用量高,制作绚烂的“迁徙图”固然可以吸引受众的目光,但最终打动他们心灵的是真实人物的经历和他们的思想,春运报道要实现新闻价值的接近性,需要展现春运洪流中代表性的人物,要防止把数据新闻报道停留在简单的数据描述上,要用细腻生动的新闻故事阐释数据中隐含的人情味和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据说春运》报道很好地注意到这一点,每期报道中除了数据图表新闻,还有很多深入春运旅途的人物故事,例如1月27日报道的在佛山打工的小王一家七口人,分别搭乘火车、汽车和摩托车,殊途同归,就为回重庆老家同吃年夜饭。没买到车票的网友“阿铃”,举着“一路向家”的牌子,历经两个昼夜,终于搭着顺风车从广州回到成都。这样的故事代表了奔波在路上的人们的心声:路再难,也挡不住游子回家的心。再如1月29日报道的“春节不回家的人”,报道借用了网络媒体上的信息,呈现了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回家的过年的特殊人群,网友用投影记录下家人的合影,再把自己放进去,拍摄下一张特殊的全家福,每一位游子背后,都有正在思念他的亲人,每张合影都让人更加珍惜与亲人团聚的时光。1月29日报道中有个选题是“打电话对父母说我爱你,看看他们有什么如何反应”,记者用镜头真实记录了儿女打电话对父母说“我爱你”时父母的反应,中国人向来不善于对亲人直接表达感情,报道中有的父母热烈回应,有的父母含蓄平静,儿女打电话时也是有笑有泪,短短几十秒的信息,却立体生动地展现了多个普通中国人的情感寄托和家庭观念。

  《据说春运》所具有的电视新闻报道的特点也在这次数据新闻的尝试中发挥了优势,主持人的语言表现力和感染力使报道中的数据和新闻故事更明晰准确的传播给观众,使数字背后的人情、人趣更立体地呈现,关照到观众多面的感知体验。数据新闻特征之一是很多信息图表的使用,虽然信息图表本身也具有形象化、可视化的特点,但受众要捕捉到最有价值的信息还需要思考和解读,在展示信息图表时配合播报员简练生动地分析,能够起到要点提示、关系揭示、情景再现的作用,例如1月26日报道的“回家过年带啥好呢”,主持人顾国宁在介绍完春运途中人们带着各种年货的情况之后,重点介绍了一个年轻人的故事,在报道中这样解说道:“这位娇小的邓柳柳姑娘,带着60.5公斤的年货回家了。

  放心,没人说他超重,因为这是柳柳姑娘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接受亲戚们打分。[3]”短短的两句话中运用了悬念、数字,幽默地展现了人物故事。在《据说春运》中,主持人的解说是对数据和事实的再加工,更好地传达、解释了事实内容,也展示了电视媒体在做数据新闻报道时可以发挥主持人视听结合、导读指引的优势。

  大数据时代传统媒体在新闻报道领域挑战与机遇并存,数据新闻这种新兴的报道方式成为媒体新闻报道创新的热点,《晚间新闻?据说春运》成为这类创新中的一个成功范例,因为关注和反响热烈,央视在后续的报道中还推出了“据说春节”系列内容。央视的这次春运报道也证明了传统媒体只要善于利用新技术,顺应媒介融合发展的大环境,依然可以实现常规性新闻报道在内容和形式上的革新。

  [2] “百度迁徙”技术揭秘:利用LBS大数据定位功能[EB/OL].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责任编辑:admin]

用大数据挖掘常态新闻选题的新意

  大数据时代下传统媒体在新闻业务上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如何利用新技术实现报道形式和内容的创新是传媒新闻媒体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以央视综合频道《晚间新闻》栏目中推出“据说春运”专题报道为例,总结了该报道在运用大数据上的经验,以期为同类媒体和报道提供借鉴和分析。

  春运历年来都是国内各大媒体在春节期间着力进行策划报道的选题,纵观2014年媒体在春节期间的报道表现,央视综合频道《晚间新闻》栏目中推出的“据说春运”专题报道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这档利用百度大数据以直观图像形式向观众展示全国春运迁徙情况的特别节目,在生成机制、内容选题和报道方式等方面都具有创新意义。

  《据说春运》主持人顾国宁曾在节目中说:“30多年来中国春运大军从1亿人次增长到36亿人次,这36亿人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如何迁徙的,过去很难想象全国会是怎样一番景象,但是通过大数据的收集、解析,并最终以可视化效果呈现在电视屏幕上,可以给每一个观众带来最直观的感受。”这档专题报道从2014年1月25日开始,在《晚间新闻》中播出,每期的时间在3到4分钟左右,其中的新闻报道内容采用了互联网平台上的资源,信息直接来源于百度,由百度地图等相关产品提供的大数据。报道中引入百度地图LBS定位大数据,在屏幕上直观地向观众展示全国范围内春运人潮流动情况,新颖的报道让观众感叹:“布满了亮线的地图,像烟花一样绽放的迁徙轨迹,让人一目了然人口迁徙的最新动态”[1]。这种报道方式使央视一改以往派出记者在全国各地车站蹲点报道春运的旧形式,以大数据真实反映中国春运期间现实的人口流动,使观众耳目一新。《据说春运》专题报道创新的基础来自于中央电视台与百度这个互联网核心技术型公司的合作。

  数据新闻是新闻媒体对大数据进行信息挖掘并以可视化的形式呈现的新闻,数据可以是数据新闻的来源,也可以是讲述新闻故事的工具。由于自身在网络技术上的限制以及编辑记者的专业限制,传统媒体在数据新闻报道上面临不少挑战,哪怕是中央电视台这种无论在硬件设施和人力资源都处于国内前列的媒体,在大数据的搜集和挖掘上并无优势。

  虽然,央视可以依托旗下索福瑞公司(CSM)做电视收视市场研究,但是,该公司的数据收集处理范围局限在观众调查服务和收视行为研究上,要报道春运这种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周期性的人类大迁徙,在短短几天时间内就会涉及近30多亿人次的人口流动,还需要借力更专业的互联网平台,所以百度所拥有的服务器集群、云计算等先进的数据处理技术,是这次“据说春运”专题报道生成的关键。

  例如观众评价的反映最热烈的“百度迁徙地图”就完全来自于百度的数据搜集和呈现,该图制作的原理是:百度地图拥有过亿装机量和其他13个过亿用户数的App,百度地图LBS开放平台为数十万款APP提供免费定位服务,日处理定位请求近35亿次,百度地图通过用户手机操作获取用户经纬度,并上传到百度地图请求解析为地址信息[2],因此,观众看到的迁徙图是由两亿多部智能手机画出的一条条美丽的亮线。传统媒体新闻报道的原则是“用事实说话”,在大数据时代,“用数据说话”既是传统媒体新闻报道内容创新的契机,也是挑战,只有与互联网公司合作,掌握大数据分析和处理的核心技术,实现有效的跨界合作,才能发现更准确、全面的事实,增加报道可信性和权威性。

  春运报道年年有,在选题上要创新,需要回归到春运报道的本质,春运报道不仅要发布春运期间全国交通流动的信息,更要展现这些信息数据背后的文化价值。无论是以前春晚的《常回家看看》,还是2014年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这两首因为春晚一炮走红的歌曲,都是因为切中了中国人春节的情感重点——“回家”和“亲情”。同样的道理,春运新闻报道的选题重点,也是中国人文化传统价值的核心体现。

  春运这几天里展现了中国人最深刻的亲情:亲人间的牵挂思念、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在每个人回家的路程上体现。从1月25日开始,春运哪天进入高峰,哪些城市和线路最热门,围绕春运都有哪些话题,春运路上有哪些动人的故事?《据说春运》的选题正是聚焦在承载着“回家”和“亲情”的返乡路,才使得数据和事实相得益彰。

  此外,由于具有更大的样本量,采用了百度数据平台统计,这些科学量化的研究方法,也让《据说春运》的报道视角更全面和完整,报道中发现了2014年春运中的规律和趋势,聚焦了一些新鲜的春运现象。

  例如,1月25日报道的“逆向迁徙?老人去孩子城市成热点”,以前过年时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大城市几乎都会成为“空城”,但2014年从成都到北京的路线热度却是一直排名靠前,数据说明更多的父母来到孩子工作的城市陪孩子过年。有些行业工作人员在春节期间也得工作,不能离开工作城市,这些孩子的父母为了和孩子团聚成了春运“逆向流动”的根本原因。

  再例如,1月26日报道的“上海至滁州一度成为全国最热门线路”,把滁州,德州、郴州等二三线城市成为全国热门线路的前十名的信息传递给观众,这是以前大家很少关注的春运地区,报道还对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现象做了解释:这些城市的相同特点是开通了高铁,距离北上广等一线个小时的路程,高铁一方面促进了这些城市当地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让当地人到大城市工作更加方便,由于高铁大大缩短了城市之间的距离,外出务工者选择工作地时不用再远离家乡,而是就近选择大城市就业,大城市与周边城市的短途迁徙打工有望成为一个新趋势。

  还有1月28日报道的“春运神器排行”,根据百度指数提供的数据和春运相关的检索词当中,上升速度排名第一的就是“春运神器”,而淘宝指数显示购买“春运神器”的消费者来自深圳、上海和北京这些大城市的最多,具体的神器有马扎、睡眠宝、睡眠支架和鸵鸟枕等等,这些用在旅途上的“神器”真实体现了春运路程中人们的艰辛和坚定。类似这样的报道内容都以数据为依托,展现了今年春运中最实时和鲜活的现象,并为观众解读了数据背后的社会意义。

  数据新闻的内容来源于样本量巨大的集群研究和调查,这种量化的研究方法虽然可以以全景式的视域观照事实整体,但因为数据信息大,新闻生产过程中容易出现数据缺乏可理解性和生动性的问题,整体中的个性特征会被数据分析过程中的集群研究所取代,但是在新闻报道中,有血有肉的个体故事更能引起观众的心灵共鸣。春运报道涉及的人群量次往往多达数十亿,报道中科技使用量高,制作绚烂的“迁徙图”固然可以吸引受众的目光,但最终打动他们心灵的是真实人物的经历和他们的思想,春运报道要实现新闻价值的接近性,需要展现春运洪流中代表性的人物,要防止把数据新闻报道停留在简单的数据描述上,要用细腻生动的新闻故事阐释数据中隐含的人情味和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据说春运》报道很好地注意到这一点,每期报道中除了数据图表新闻,还有很多深入春运旅途的人物故事,例如1月27日报道的在佛山打工的小王一家七口人,分别搭乘火车、汽车和摩托车,殊途同归,就为回重庆老家同吃年夜饭。没买到车票的网友“阿铃”,举着“一路向家”的牌子,历经两个昼夜,终于搭着顺风车从广州回到成都。这样的故事代表了奔波在路上的人们的心声:路再难,也挡不住游子回家的心。再如1月29日报道的“春节不回家的人”,报道借用了网络媒体上的信息,呈现了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回家的过年的特殊人群,网友用投影记录下家人的合影,再把自己放进去,拍摄下一张特殊的全家福,每一位游子背后,都有正在思念他的亲人,每张合影都让人更加珍惜与亲人团聚的时光。1月29日报道中有个选题是“打电话对父母说我爱你,看看他们有什么如何反应”,记者用镜头真实记录了儿女打电话对父母说“我爱你”时父母的反应,中国人向来不善于对亲人直接表达感情,报道中有的父母热烈回应,有的父母含蓄平静,儿女打电话时也是有笑有泪,短短几十秒的信息,却立体生动地展现了多个普通中国人的情感寄托和家庭观念。

  《据说春运》所具有的电视新闻报道的特点也在这次数据新闻的尝试中发挥了优势,主持人的语言表现力和感染力使报道中的数据和新闻故事更明晰准确的传播给观众,使数字背后的人情、人趣更立体地呈现,关照到观众多面的感知体验。数据新闻特征之一是很多信息图表的使用,虽然信息图表本身也具有形象化、可视化的特点,但受众要捕捉到最有价值的信息还需要思考和解读,在展示信息图表时配合播报员简练生动地分析,能够起到要点提示、关系揭示、情景再现的作用,例如1月26日报道的“回家过年带啥好呢”,主持人顾国宁在介绍完春运途中人们带着各种年货的情况之后,重点介绍了一个年轻人的故事,在报道中这样解说道:“这位娇小的邓柳柳姑娘,带着60.5公斤的年货回家了。

  放心,没人说他超重,因为这是柳柳姑娘的男朋友,第一次上门接受亲戚们打分。[3]”短短的两句话中运用了悬念、数字,幽默地展现了人物故事。在《据说春运》中,主持人的解说是对数据和事实的再加工,更好地传达、解释了事实内容,也展示了电视媒体在做数据新闻报道时可以发挥主持人视听结合、导读指引的优势。

  大数据时代传统媒体在新闻报道领域挑战与机遇并存,数据新闻这种新兴的报道方式成为媒体新闻报道创新的热点,《晚间新闻?据说春运》成为这类创新中的一个成功范例,因为关注和反响热烈,央视在后续的报道中还推出了“据说春节”系列内容。央视的这次春运报道也证明了传统媒体只要善于利用新技术,顺应媒介融合发展的大环境,依然可以实现常规性新闻报道在内容和形式上的革新。

  [2] “百度迁徙”技术揭秘:利用LBS大数据定位功能[EB/OL].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