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话_百度百科

大字 日期:2020-02-23 15:48 来源:未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狭义的南昌话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

  八十年代以后,赣语受到北方官话的冲击越来越大,以致现如今年轻一代有一部分人已经不能使用纯正的赣语,甚至不再会使用赣语。

  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而作为赣语的代表,赣语昌都片主要分布在江西赣江下游及鄱阳湖的北部和西北部地区,包括南昌六市区、南昌县安义永修修水、武宁、德安、庐山、都昌湖口奉新靖安以及湖南的平江,共19个县区。

  赣语江右民系使用的主要语言,在语言学上是指分布于江西赣北、赣中、赣东、赣西以及湖南东部(包括洞口县以及绥宁和隆回的北部)、湖北东南部、安徽西南部和福建西北部具有较大相似性的一种语言,包括近一百个县市,使用人口约5500万,是汉语八大语系之一。

  ①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不论平仄多为送气(次)清音(应作送气弱浊音,即带清化色彩的送气浊声母);梗摄字一般有文白异读;保留了入声韵尾;连读变调现象不很突出。

  ②有不少词语与周边方言相似,同属赣语的昌靖片,一般的南昌话仅指南昌市区及南昌县一带的方言,习惯上把主城区的叫城里话,南昌县及市郊称为乡下话。老南昌话为七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新派南昌话(阳入有消失的迹象)共七个调,其中有两个入声调(包括阳入),19个声母,65个韵母。

  ③语法上人称代词复数一般在单数后加词缀,不少方言也逐渐通用“们”作复数标志;语助词“倒 ”的作用与普通话的“ 着 ”相仿,如“ 坐着吃 ”南昌话说成“坐倒吃”,南昌话的“到”还相当于普通话连动式“拿一本书给我”中的“给”,如“拿一本书到我”;有些方言词重叠后作状语时 ,词尾用“子”,相当于普通话的“地”,如南昌话:“慢慢子走”(慢慢地走)。

  赣语的语序大多数以“SVO型”为主,在一些语境下也可以把宾语置于语句的不同部位。赣语中名词表示动物性别的方式和普通话是不一样的,表示动物性别的形容词被置于动物名之前,这与南方大部分少数民族的表达方式是相同的。例如:牛牯、狗公、鸡婆。

  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的位置:动词后面带有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时,普通话总是把指人宾语直接放在动词后面,再加上数量补语,例如:“我看了他一下”。而赣语中二者的位置却比较灵活。例如:

  但如果数量补语指的是时间时,其位置只能位于指人宾语之后,例如:偶等吥倷三日。(我等了你三天。)

  赣语的副词在动词、形容词之间作为状语,位置比较灵活。例如:佢人辣伤嘞。(这个人太厉害了。)可是有些副词却只能被置于修饰词之后,甚至被置于句末,如:

  “起/先”:①倷去起/先,偶仰上就来。(你先去,我马上就到。)②拿佢拿到偶起/先。(先把它给我。)以上两个例句,例句①的“起/先”紧跟在动词的后面,例句②的“起/先”就和动词隔开了,所以从整个句子的意义上,“起/先”是作为整个句子的状语。此外“先”在赣语中还有“暂时”的意思。例如:先咁扤起。(暂时先这样做吧。)

  “凑”:用于表示扩充范围,其只能被置于宾语、补语的后面或句末。例如:吃碗凑,莫客气。(再吃一碗,不要客气。)

  “著”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是动词谓语的状语,表示“暂时”的意思。例如:吃吥饭著。(先把饭吃完再说。)

  “系”被置于句末起到强调的作用。例如:倷伓吃嘞系?(你怎么不继续吃呢?)

  “到”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表示“能够”的意思,大致相当于普通话的“得到”,但其被置于句末。例如:买得许本书到。(买得到那本书。)

  “过头”相当于普通话的“太”,但被置于被修饰语的后面。例如:吃得多过头嘞会撑到。(吃得太多会很肚胀。)

  “多”和“少”两个形容词在作状语时,被置于动词的后面。例如:走多嘞路。(多走了些路。);穿少滴衣裳。(少穿点衣服。)

  “去”和“来”两个动词在作谓语时,通常使用“主语+去/来+宾语”的结构。例如:佢冇来北京。(他没到北京来。)

  “得O”结构:普通话的述宾结构的构成方式一般是“V+O”,比如:“寻人”、“端茶”等。但在赣语里往往要在V和O之间插入“得”字。例如:偶仰上去喊得人来。(我马上就去找人。)除此之外,“V得O”还能表达“能VO”的意思。例如:咁哈话得事正啊?都这样了还能继续说话?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得”可以置于V前,“有”之前还可以出现其他动词。例如:偶得有闲才做得正。(得等我有空儿的时候才能做。)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且O为短句时,“得”一般至于短句动词之前。例如:偶啷有钱得去消费哦!(我怎么可能有钱去消费?)

  “V人”结构:赣语的一些“V人”结构,从结构上看是述宾结构,但语义上却像是形容词,它前面可以加上任何程度副词,这种用法中的“V”一般是心理活动用词。例如:气人,硌人,羞人等。

  “著O”结构:赣语有大量“著O”式的述宾结构,其中的O可以看作是名词化了的形容词。例如:着气,着惊,著羞等。

  赣语中还有一种述宾结构,它形同古汉语中的使动结构。例如:许伓系好过嘞佢。(那不是让他得利了?)

  述补结构:赣语有两种很有特色的述补结构,一是“V+得+趋向补语”,一是“V+得”。也就是说,动词和趋向补语之间要插入一个“得”,“得”也可以单独充当补语。例如:偶到公园荡得回屋。我从公园慢慢走回家;咁做也做得。(这样做也行。)

  连谓结构:赣语的连谓结构在处理“来”、“去”、“到”构成的连谓结构时,“来”一般放在句末,构成“去+VP+来”或者“到+VP+来”的结构。例如:偶去借根烟来。(我去借支烟。)另外为表示“准备做某事”,可以有“来+去+VP”和“来+VP”结构;表示“做了某事”,可以有“去+VP”和“到+VP”结构。而在“VP+来”的结构中,“来”显然已经虚化了,更像一个语气词。

  补语:修饰动词的补语位于表达句之末,即“动词+得+宾语+补语”或“动词+宾语+不+补语”。例如:吃得饭进(吃得下饭);话倷伓赢(说不过你)。

  状语:形容词充当的状语被置于动词的宾语或补语后,例如:吃一餐饱嗰(好好地吃一顿);困一餐足个嗰(好好地睡一次觉)。

  双宾语:赣语中的双宾语的位置,是指物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例如:佢拿嘞三本书〔到〕偶。(他给了我三本书。)

  比较句:赣语的比较句主要有两种形式,除了有如普通话的“甲+比+乙+形容词”以外,还有将形容词置于被比较物后面的用法。例如:倷啷也好过佢。(不管怎样你也比他好。)而当形容词后接补语时,补语被置于句末,不和形容词在一起。例如:偶大〔过〕倷两岁。(我比你大两岁。)

  疑问句:赣语在利用肯定和否定的方式表示疑问的时候,可以把宾语置于肯定词和否定词之间。例如:倷拿到偶伓拿?(你拿不拿给我?)

  读音:kie mu 对照汉字:锯木 词意:指脑子不好使,不会做人或做事

  读音:wo cuo 对照汉字:龌龊词意:形容人品质恶劣,思想不纯正 。

  文献参考:汉· 王充 《论衡·骨相》:“ 高祖为泗上亭长,当去归之田,与吕后及两子居田。”

  一了:一直、向来。《水浒传》第十六回:“我一了不说价,五贯足钱一桶,十贯一担。”

  ce(左、诒、謶):戏弄,欺骗。《西游记》第三十一回:“八戒道:‘你但干事,就我们。’行者道:‘如何为左你?’”

  不懂眼:不识大体、不知趣、不明其中的奥妙。如:“《三侠五义》第六十五回:又遇船家纤夫不懂眼,使着劲儿撑住了船,动也不动。”

  落脚货:残剩的次劣物品。《醒世姻缘传》第二十五回:“这梭布行,又没有一些落脚货,半尺几寸都是卖得出钱来的。”

  一刻时(一下子),甲()甲要死了,钱落不了!紧(没完没了),一碗饭紧呷,要死的来了。好哩哩(好好的),好哩哩个哭什哩嘛?好生子(小心点),恁跟佢好生子话啦。特试(故意),佢特试咁话个恁冇听出来呀?攒劲(努力、发奋),差嗲子(差点儿),还冇来呀?急死人呐!跟(和)我跟恁一起去。

  叫夜盲为鸡毛瞎,小腿肚子为鱼鱼肚子,妖精为精怪,打离婚为打连手,串门子为走家,零食为零碎,取衣叉子为画叉子,被子为被和,床单为被和单,蝉- gia he、夹老子,倒闭为关门,合伙为搁伙,大清早为清时蛮早,傍晚为断夜边子,烂泥为资泥,鹅卵石为磨老鼓子(哩),太阳为日头等等。 还有其它的,如:

  觘(cao)角:走后门。原意是指牛用角尖进行撞击,也就是说用优势去进行对抗,而这种优势慢慢地演变为所谓的“金钱”、“关系”,即走后门。

  打平火:平均出钱聚餐。《二刻拍案惊奇》第三十九卷:“平日与众道士相好,常合伴打平火。”

  2,话(说,话)作动词用。例如 孟浩然《过故人庄》:“开轩面场圃,把酒线,什哩(一般指什么、也有指怎么)一般用在疑问句或反问句里。

  5,指近的就用嗰,嗰里。指远的就用许(hε),许里。

  南昌线,对于动+得+补+宾(吃得下饭)或动+不+补+宾(吃不下饭)等语法结构,南昌习惯是动+得+宾+补或动+宾+不+补,如,恰得饭进,恰饭不进。

  3,语助词的用法。仁跟我一起去啵?疑问地无定见地。仁也跟我去啊?疑问地但有看法。仁也跟我一起去沙!祈使地肯定地。

  4,量词前加子,表示主观上认定微小,不足道。如量大就不能用了。

  例如:啊?公园里就只个几个子人呐?/就嗰滴子事还要咁多人呐?又不系打老虎。

  -------------------------------------------------------------------------------

  南昌话有大量的专用形容词副词,这些副词只修饰特定形容词,大都没有对应汉字。读这些副词时可以选择刻意拖音和重读,以此表达强烈感受。下列形容词前的第一个词都是副词,所用汉字只是模拟读音,未必是正字。

  注意:虽说这种副词是南昌话特色,但是并非非加上不可,形容词也可以不加副词单用。以下的形容,都是副词加形容词的组合。例如:红的南昌话也是红,只有表达很红的时候,才会在前面加“xuan”字,说xuan红。

  家父——我屋里爷(ya) 哥哥——兄(xiang) 大哥——大兄(xiang) 年轻人——后生(仔)

  “汝”表示第二人称,在古文中常见,如《山海经》:“ 汝心之固,固不可测。”“恁”多见于早期白话文,如马志远《汉宫秋》:“恁不去出力,息生教娘娘和番。”

  拦——短(挡) 抱——孪(攮) 顶——嘟(厾) 灌——竹 照——射 摔——搭(挞)

  什么——犀利(什里、系里) 漂亮——尅气(ji/qi) 故意——特事 没有——冇有 这样——嗰样 那样——hen样(许样)

  除夕——三十夜(ya)晚 傍晚——亚晚边子/亚么边子 遗失了——丢拨了 坏——雀博

  耍小聪明——玩脑浆 光说不做——白雀(撬牙(nga)膏) 转个圈——打个都包 张开——撒开

  黑暗——灭古达黑 搞笑——罗 羡慕——睺 玩耍——蹑下子 好——平整(zang)、全箭、过劲、qiaga、绝杀

  噶撒高:骂人语,近乎“三八”(通指多事惹人嫌的女性)。 搭到了头:做的事让人不可想象。

  彭家桥倒了墙:神经病来了,开玩笑常用。跑火(境况很好很顺)发轮子(暗示)、搭罗陀(套近乎)、打破机(捣乱)、扎点子(约会)、杀点子(斗殴)、放鸽子(失约)、杀猴子(宰客)、找络壳(找麻烦)、吊刀(心腹)、得转(识时务)、巴了锅(境况窘迫)窝倌哩(生意人)抖囊(露馅)

  但是,在“学生”、“生日”、“一生”、“生产”、“发生”、“先生”、“生意”、“生命”、“生动”等词汇中的“生”字,你用南昌话说的时候还会念作sang吗?显然不会。你肯定是按接近普通话的发音念作sen。

  “生”在普通话中是个单音字,只有一种读音sheng。到了南昌话中却有了两个读音,读作sang,是传统的南昌方言读法;读作sen,是受普通话影响的结果。普通话的推行,不仅使部分南昌人习惯了讲普通话,而且使仍然讲南昌话的人的读音也部分“普化”,尤其是日常生活以外的词汇,往往就自然地按普通话的读音来读了。在这种“一字两音”的语言现象中,按方言口语习惯读音叫做“白读”,按书面语言方式读音叫做“文读”。

  在“人家”、“年轻人”、“笑死人”、“哈死巴人”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n”;(注:在“人参”一词中读作yin)

  在“工人”、“人民”、“人事局”、“人防”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en”。

  在“日头”、“明日”、“日夜”、“日班”、“过日子”、“三日两头”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tt”;

  在“节日”、“生日”、“日本”、“日记”、“日用品”、“人民日报”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it”。

  在“会做人”、“会吃会困”、“一学就会”、“会不会”、“会哇南昌哇”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wi”;

  在“会议”、“会面”、“会堂”、“相会”、“省会”、“机会”、“会员”、“体会”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fi”。

  在“节省”、“省心”、“省事”、“省钱”、“省力”、“省吃俭用”、“省得”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声音”、“响声”、“不要做声”、“吭声”、“细声细气”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声乐”、“美声”、“声明”、“声望”、“声势”、“声母”、“声张”、“声称”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sen”。

  作量词使用时,在“一只苹果”、“三只茶杯”、“两只手”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zak”;

  在“船只”、“只有”、“只要”、“只字不提”、“只不过”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zi”。

  在“提篮子”、“提包”、“提两盒点心”、“提公仔头(木偶)”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tia”;

  在“提高”、“提醒”、“提拔”、“提倡”、“提款”、“小提琴”、“提心吊胆”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念作“ti”。

  南昌四字成语汉语中有大量成语,这里想谈的是《汉语成语词典》中不收集,只是在南昌人口头上运用的成语。

  成语是经过长期锤炼而形成的短语,它有固定的结构形式和固定的说法,表示确定的意义。在见之词典的成语之外,有没有只存在于方言中,例如存在于南昌口语中的成语呢?

  “割头换颈”,南昌人都知道它是形容朋友间生死之交的词语,它算不算成语呢?当然不能仅根据它由四个字组成而简单地下结论。我们从成语的特点来看,第一,它有固定的形式,“割头换颈”在南昌话中格式和说法是固定的,不能说成“换颈割头”,也不能说成“割颈换头”;第二,表达的意思是确定的,与成语“刎颈之交”同义。因此把“割头换颈”称为南昌成语应当说得过去。

  再看一个更方言化一些的——“装憨搭森”。其中的“搭”字和“森”字只能记其音,不知恰当的用字应是什么(本字:孱),“森”是“傻”的意思。“装憨搭森”形容假装憨傻。那它算不算成语呢?虽然连其中有的字都无法写出,但这短语在南昌话中有固定的说法,而且南昌人一听都懂它的意思,应该可算作成语。既然“装聋作哑”、“装疯卖傻”都是公认的成语,为什么“装憨搭森”就不可以称作南昌成语呢?

  所以,南昌方言中确实存在一些成语,不过它们一般只运用于南昌话的口语中,几乎不见于书面文字。

  【策爷策娘】(CεtYaCεtNgiong)欺骗父母。意指什么人都敢骗。

  【约手匡脚】(YokXiuKuangJiok)手舞足蹈,过度的肢体表现。

  【前纵后仰】(qiεnZungHεuNgiong)前俯后仰,形容大笑或困倦得直不起腰的样子。

  a自上古至有周一代,江西一直都是三苗的活动地带。周朝的春秋战国时期,江西开始有古百越人聚居。这段

  时期赣地先后隶属吴、越、楚的统治,其居民自当是使用古越语和古楚语。秦汉以后,中原对江西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移民,中原的汉语和本地的吴语、楚语互相接触、互相融合,赣语遂逐步形成。南昌建成于汉末,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派颖侯灌婴率兵进驻南昌,并修筑南昌城。史料表明当时豫章郡的人口规模位列全中国第四。古赣语在吸收中原汉语的过程中,本身的语言特点也就逐渐成型。

  随着时代的变迁,街头巷尾说南昌话的人却越来越少。有些中小学校,孩子们的普通话说得十分标准,南昌话却几乎一句都不会说。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江西省语言学会副会长黎传绪认为,南昌人不会说或说不地道南昌话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对方言的认识普遍不正确:“很多人认为南昌话土,说南昌话是没文化、没修养的表现。此外,普通话的推广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方言的生存空间。”

  南昌市职工科技大学中文专业教授、南昌市社科联社会科学(语言组)专家组组长邵百鸣表示,影响方言意识强弱的原因很复杂,但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方言使用的社会环境,二是方言使用的个人习惯,而前者往往决定后者。社会环境包括了影响方言意识的所有社会因素,如方言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可以根据方言区使用人数的多少和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强弱,将方言分为强势方言和弱势方言。与部分其他方言相比,南昌话属于弱势方言,因此,在全国上下大力推广普通话的背景下,青少年不太使用南昌线月,江西首推会说南昌话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是由南昌市邮政函件局推出,是省内第一款以方言漫画为主题,并结合二维码技术增加音频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不仅设计精美,内容生动活泼,还会‘说话’哟。本套明信片还邀请了能说最地道南昌话的主持人倾情加盟,为本套明信片配音!

[责任编辑:admin]

南昌话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狭义的南昌话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

  八十年代以后,赣语受到北方官话的冲击越来越大,以致现如今年轻一代有一部分人已经不能使用纯正的赣语,甚至不再会使用赣语。

  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而作为赣语的代表,赣语昌都片主要分布在江西赣江下游及鄱阳湖的北部和西北部地区,包括南昌六市区、南昌县安义永修修水、武宁、德安、庐山、都昌湖口奉新靖安以及湖南的平江,共19个县区。

  赣语江右民系使用的主要语言,在语言学上是指分布于江西赣北、赣中、赣东、赣西以及湖南东部(包括洞口县以及绥宁和隆回的北部)、湖北东南部、安徽西南部和福建西北部具有较大相似性的一种语言,包括近一百个县市,使用人口约5500万,是汉语八大语系之一。

  ①古全浊声母今读塞音、塞擦音时,不论平仄多为送气(次)清音(应作送气弱浊音,即带清化色彩的送气浊声母);梗摄字一般有文白异读;保留了入声韵尾;连读变调现象不很突出。

  ②有不少词语与周边方言相似,同属赣语的昌靖片,一般的南昌话仅指南昌市区及南昌县一带的方言,习惯上把主城区的叫城里话,南昌县及市郊称为乡下话。老南昌话为七个声调——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新派南昌话(阳入有消失的迹象)共七个调,其中有两个入声调(包括阳入),19个声母,65个韵母。

  ③语法上人称代词复数一般在单数后加词缀,不少方言也逐渐通用“们”作复数标志;语助词“倒 ”的作用与普通话的“ 着 ”相仿,如“ 坐着吃 ”南昌话说成“坐倒吃”,南昌话的“到”还相当于普通话连动式“拿一本书给我”中的“给”,如“拿一本书到我”;有些方言词重叠后作状语时 ,词尾用“子”,相当于普通话的“地”,如南昌话:“慢慢子走”(慢慢地走)。

  赣语的语序大多数以“SVO型”为主,在一些语境下也可以把宾语置于语句的不同部位。赣语中名词表示动物性别的方式和普通话是不一样的,表示动物性别的形容词被置于动物名之前,这与南方大部分少数民族的表达方式是相同的。例如:牛牯、狗公、鸡婆。

  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的位置:动词后面带有数量补语和指人宾语时,普通话总是把指人宾语直接放在动词后面,再加上数量补语,例如:“我看了他一下”。而赣语中二者的位置却比较灵活。例如:

  但如果数量补语指的是时间时,其位置只能位于指人宾语之后,例如:偶等吥倷三日。(我等了你三天。)

  赣语的副词在动词、形容词之间作为状语,位置比较灵活。例如:佢人辣伤嘞。(这个人太厉害了。)可是有些副词却只能被置于修饰词之后,甚至被置于句末,如:

  “起/先”:①倷去起/先,偶仰上就来。(你先去,我马上就到。)②拿佢拿到偶起/先。(先把它给我。)以上两个例句,例句①的“起/先”紧跟在动词的后面,例句②的“起/先”就和动词隔开了,所以从整个句子的意义上,“起/先”是作为整个句子的状语。此外“先”在赣语中还有“暂时”的意思。例如:先咁扤起。(暂时先这样做吧。)

  “凑”:用于表示扩充范围,其只能被置于宾语、补语的后面或句末。例如:吃碗凑,莫客气。(再吃一碗,不要客气。)

  “著”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是动词谓语的状语,表示“暂时”的意思。例如:吃吥饭著。(先把饭吃完再说。)

  “系”被置于句末起到强调的作用。例如:倷伓吃嘞系?(你怎么不继续吃呢?)

  “到”作为动词的修饰成分,表示“能够”的意思,大致相当于普通话的“得到”,但其被置于句末。例如:买得许本书到。(买得到那本书。)

  “过头”相当于普通话的“太”,但被置于被修饰语的后面。例如:吃得多过头嘞会撑到。(吃得太多会很肚胀。)

  “多”和“少”两个形容词在作状语时,被置于动词的后面。例如:走多嘞路。(多走了些路。);穿少滴衣裳。(少穿点衣服。)

  “去”和“来”两个动词在作谓语时,通常使用“主语+去/来+宾语”的结构。例如:佢冇来北京。(他没到北京来。)

  “得O”结构:普通话的述宾结构的构成方式一般是“V+O”,比如:“寻人”、“端茶”等。但在赣语里往往要在V和O之间插入“得”字。例如:偶仰上去喊得人来。(我马上就去找人。)除此之外,“V得O”还能表达“能VO”的意思。例如:咁哈话得事正啊?都这样了还能继续说话?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得”可以置于V前,“有”之前还可以出现其他动词。例如:偶得有闲才做得正。(得等我有空儿的时候才能做。)当“V得O”的V为“有”的时候,且O为短句时,“得”一般至于短句动词之前。例如:偶啷有钱得去消费哦!(我怎么可能有钱去消费?)

  “V人”结构:赣语的一些“V人”结构,从结构上看是述宾结构,但语义上却像是形容词,它前面可以加上任何程度副词,这种用法中的“V”一般是心理活动用词。例如:气人,硌人,羞人等。

  “著O”结构:赣语有大量“著O”式的述宾结构,其中的O可以看作是名词化了的形容词。例如:着气,着惊,著羞等。

  赣语中还有一种述宾结构,它形同古汉语中的使动结构。例如:许伓系好过嘞佢。(那不是让他得利了?)

  述补结构:赣语有两种很有特色的述补结构,一是“V+得+趋向补语”,一是“V+得”。也就是说,动词和趋向补语之间要插入一个“得”,“得”也可以单独充当补语。例如:偶到公园荡得回屋。我从公园慢慢走回家;咁做也做得。(这样做也行。)

  连谓结构:赣语的连谓结构在处理“来”、“去”、“到”构成的连谓结构时,“来”一般放在句末,构成“去+VP+来”或者“到+VP+来”的结构。例如:偶去借根烟来。(我去借支烟。)另外为表示“准备做某事”,可以有“来+去+VP”和“来+VP”结构;表示“做了某事”,可以有“去+VP”和“到+VP”结构。而在“VP+来”的结构中,“来”显然已经虚化了,更像一个语气词。

  补语:修饰动词的补语位于表达句之末,即“动词+得+宾语+补语”或“动词+宾语+不+补语”。例如:吃得饭进(吃得下饭);话倷伓赢(说不过你)。

  状语:形容词充当的状语被置于动词的宾语或补语后,例如:吃一餐饱嗰(好好地吃一顿);困一餐足个嗰(好好地睡一次觉)。

  双宾语:赣语中的双宾语的位置,是指物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例如:佢拿嘞三本书〔到〕偶。(他给了我三本书。)

  比较句:赣语的比较句主要有两种形式,除了有如普通话的“甲+比+乙+形容词”以外,还有将形容词置于被比较物后面的用法。例如:倷啷也好过佢。(不管怎样你也比他好。)而当形容词后接补语时,补语被置于句末,不和形容词在一起。例如:偶大〔过〕倷两岁。(我比你大两岁。)

  疑问句:赣语在利用肯定和否定的方式表示疑问的时候,可以把宾语置于肯定词和否定词之间。例如:倷拿到偶伓拿?(你拿不拿给我?)

  读音:kie mu 对照汉字:锯木 词意:指脑子不好使,不会做人或做事

  读音:wo cuo 对照汉字:龌龊词意:形容人品质恶劣,思想不纯正 。

  文献参考:汉· 王充 《论衡·骨相》:“ 高祖为泗上亭长,当去归之田,与吕后及两子居田。”

  一了:一直、向来。《水浒传》第十六回:“我一了不说价,五贯足钱一桶,十贯一担。”

  ce(左、诒、謶):戏弄,欺骗。《西游记》第三十一回:“八戒道:‘你但干事,就我们。’行者道:‘如何为左你?’”

  不懂眼:不识大体、不知趣、不明其中的奥妙。如:“《三侠五义》第六十五回:又遇船家纤夫不懂眼,使着劲儿撑住了船,动也不动。”

  落脚货:残剩的次劣物品。《醒世姻缘传》第二十五回:“这梭布行,又没有一些落脚货,半尺几寸都是卖得出钱来的。”

  一刻时(一下子),甲()甲要死了,钱落不了!紧(没完没了),一碗饭紧呷,要死的来了。好哩哩(好好的),好哩哩个哭什哩嘛?好生子(小心点),恁跟佢好生子话啦。特试(故意),佢特试咁话个恁冇听出来呀?攒劲(努力、发奋),差嗲子(差点儿),还冇来呀?急死人呐!跟(和)我跟恁一起去。

  叫夜盲为鸡毛瞎,小腿肚子为鱼鱼肚子,妖精为精怪,打离婚为打连手,串门子为走家,零食为零碎,取衣叉子为画叉子,被子为被和,床单为被和单,蝉- gia he、夹老子,倒闭为关门,合伙为搁伙,大清早为清时蛮早,傍晚为断夜边子,烂泥为资泥,鹅卵石为磨老鼓子(哩),太阳为日头等等。 还有其它的,如:

  觘(cao)角:走后门。原意是指牛用角尖进行撞击,也就是说用优势去进行对抗,而这种优势慢慢地演变为所谓的“金钱”、“关系”,即走后门。

  打平火:平均出钱聚餐。《二刻拍案惊奇》第三十九卷:“平日与众道士相好,常合伴打平火。”

  2,话(说,话)作动词用。例如 孟浩然《过故人庄》:“开轩面场圃,把酒线,什哩(一般指什么、也有指怎么)一般用在疑问句或反问句里。

  5,指近的就用嗰,嗰里。指远的就用许(hε),许里。

  南昌线,对于动+得+补+宾(吃得下饭)或动+不+补+宾(吃不下饭)等语法结构,南昌习惯是动+得+宾+补或动+宾+不+补,如,恰得饭进,恰饭不进。

  3,语助词的用法。仁跟我一起去啵?疑问地无定见地。仁也跟我去啊?疑问地但有看法。仁也跟我一起去沙!祈使地肯定地。

  4,量词前加子,表示主观上认定微小,不足道。如量大就不能用了。

  例如:啊?公园里就只个几个子人呐?/就嗰滴子事还要咁多人呐?又不系打老虎。

  -------------------------------------------------------------------------------

  南昌话有大量的专用形容词副词,这些副词只修饰特定形容词,大都没有对应汉字。读这些副词时可以选择刻意拖音和重读,以此表达强烈感受。下列形容词前的第一个词都是副词,所用汉字只是模拟读音,未必是正字。

  注意:虽说这种副词是南昌话特色,但是并非非加上不可,形容词也可以不加副词单用。以下的形容,都是副词加形容词的组合。例如:红的南昌话也是红,只有表达很红的时候,才会在前面加“xuan”字,说xuan红。

  家父——我屋里爷(ya) 哥哥——兄(xiang) 大哥——大兄(xiang) 年轻人——后生(仔)

  “汝”表示第二人称,在古文中常见,如《山海经》:“ 汝心之固,固不可测。”“恁”多见于早期白话文,如马志远《汉宫秋》:“恁不去出力,息生教娘娘和番。”

  拦——短(挡) 抱——孪(攮) 顶——嘟(厾) 灌——竹 照——射 摔——搭(挞)

  什么——犀利(什里、系里) 漂亮——尅气(ji/qi) 故意——特事 没有——冇有 这样——嗰样 那样——hen样(许样)

  除夕——三十夜(ya)晚 傍晚——亚晚边子/亚么边子 遗失了——丢拨了 坏——雀博

  耍小聪明——玩脑浆 光说不做——白雀(撬牙(nga)膏) 转个圈——打个都包 张开——撒开

  黑暗——灭古达黑 搞笑——罗 羡慕——睺 玩耍——蹑下子 好——平整(zang)、全箭、过劲、qiaga、绝杀

  噶撒高:骂人语,近乎“三八”(通指多事惹人嫌的女性)。 搭到了头:做的事让人不可想象。

  彭家桥倒了墙:神经病来了,开玩笑常用。跑火(境况很好很顺)发轮子(暗示)、搭罗陀(套近乎)、打破机(捣乱)、扎点子(约会)、杀点子(斗殴)、放鸽子(失约)、杀猴子(宰客)、找络壳(找麻烦)、吊刀(心腹)、得转(识时务)、巴了锅(境况窘迫)窝倌哩(生意人)抖囊(露馅)

  但是,在“学生”、“生日”、“一生”、“生产”、“发生”、“先生”、“生意”、“生命”、“生动”等词汇中的“生”字,你用南昌话说的时候还会念作sang吗?显然不会。你肯定是按接近普通话的发音念作sen。

  “生”在普通话中是个单音字,只有一种读音sheng。到了南昌话中却有了两个读音,读作sang,是传统的南昌方言读法;读作sen,是受普通话影响的结果。普通话的推行,不仅使部分南昌人习惯了讲普通话,而且使仍然讲南昌话的人的读音也部分“普化”,尤其是日常生活以外的词汇,往往就自然地按普通话的读音来读了。在这种“一字两音”的语言现象中,按方言口语习惯读音叫做“白读”,按书面语言方式读音叫做“文读”。

  在“人家”、“年轻人”、“笑死人”、“哈死巴人”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n”;(注:在“人参”一词中读作yin)

  在“工人”、“人民”、“人事局”、“人防”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en”。

  在“日头”、“明日”、“日夜”、“日班”、“过日子”、“三日两头”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nitt”;

  在“节日”、“生日”、“日本”、“日记”、“日用品”、“人民日报”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lit”。

  在“会做人”、“会吃会困”、“一学就会”、“会不会”、“会哇南昌哇”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wi”;

  在“会议”、“会面”、“会堂”、“相会”、“省会”、“机会”、“会员”、“体会”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fi”。

  在“节省”、“省心”、“省事”、“省钱”、“省力”、“省吃俭用”、“省得”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声音”、“响声”、“不要做声”、“吭声”、“细声细气”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sang”;

  在“声乐”、“美声”、“声明”、“声望”、“声势”、“声母”、“声张”、“声称”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sen”。

  作量词使用时,在“一只苹果”、“三只茶杯”、“两只手”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zak”;

  在“船只”、“只有”、“只要”、“只字不提”、“只不过”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近似念作“zi”。

  在“提篮子”、“提包”、“提两盒点心”、“提公仔头(木偶)”等词语中,均按传统南昌话念作“tia”;

  在“提高”、“提醒”、“提拔”、“提倡”、“提款”、“小提琴”、“提心吊胆”等词语中,则按普通话念作“ti”。

  南昌四字成语汉语中有大量成语,这里想谈的是《汉语成语词典》中不收集,只是在南昌人口头上运用的成语。

  成语是经过长期锤炼而形成的短语,它有固定的结构形式和固定的说法,表示确定的意义。在见之词典的成语之外,有没有只存在于方言中,例如存在于南昌口语中的成语呢?

  “割头换颈”,南昌人都知道它是形容朋友间生死之交的词语,它算不算成语呢?当然不能仅根据它由四个字组成而简单地下结论。我们从成语的特点来看,第一,它有固定的形式,“割头换颈”在南昌话中格式和说法是固定的,不能说成“换颈割头”,也不能说成“割颈换头”;第二,表达的意思是确定的,与成语“刎颈之交”同义。因此把“割头换颈”称为南昌成语应当说得过去。

  再看一个更方言化一些的——“装憨搭森”。其中的“搭”字和“森”字只能记其音,不知恰当的用字应是什么(本字:孱),“森”是“傻”的意思。“装憨搭森”形容假装憨傻。那它算不算成语呢?虽然连其中有的字都无法写出,但这短语在南昌话中有固定的说法,而且南昌人一听都懂它的意思,应该可算作成语。既然“装聋作哑”、“装疯卖傻”都是公认的成语,为什么“装憨搭森”就不可以称作南昌成语呢?

  所以,南昌方言中确实存在一些成语,不过它们一般只运用于南昌话的口语中,几乎不见于书面文字。

  【策爷策娘】(CεtYaCεtNgiong)欺骗父母。意指什么人都敢骗。

  【约手匡脚】(YokXiuKuangJiok)手舞足蹈,过度的肢体表现。

  【前纵后仰】(qiεnZungHεuNgiong)前俯后仰,形容大笑或困倦得直不起腰的样子。

  a自上古至有周一代,江西一直都是三苗的活动地带。周朝的春秋战国时期,江西开始有古百越人聚居。这段

  时期赣地先后隶属吴、越、楚的统治,其居民自当是使用古越语和古楚语。秦汉以后,中原对江西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移民,中原的汉语和本地的吴语、楚语互相接触、互相融合,赣语遂逐步形成。南昌建成于汉末,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派颖侯灌婴率兵进驻南昌,并修筑南昌城。史料表明当时豫章郡的人口规模位列全中国第四。古赣语在吸收中原汉语的过程中,本身的语言特点也就逐渐成型。

  随着时代的变迁,街头巷尾说南昌话的人却越来越少。有些中小学校,孩子们的普通话说得十分标准,南昌话却几乎一句都不会说。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语言文字研究所所长、江西省语言学会副会长黎传绪认为,南昌人不会说或说不地道南昌话的主要原因,是人们对方言的认识普遍不正确:“很多人认为南昌话土,说南昌话是没文化、没修养的表现。此外,普通话的推广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方言的生存空间。”

  南昌市职工科技大学中文专业教授、南昌市社科联社会科学(语言组)专家组组长邵百鸣表示,影响方言意识强弱的原因很复杂,但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方言使用的社会环境,二是方言使用的个人习惯,而前者往往决定后者。社会环境包括了影响方言意识的所有社会因素,如方言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可以根据方言区使用人数的多少和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强弱,将方言分为强势方言和弱势方言。与部分其他方言相比,南昌话属于弱势方言,因此,在全国上下大力推广普通话的背景下,青少年不太使用南昌线月,江西首推会说南昌话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是由南昌市邮政函件局推出,是省内第一款以方言漫画为主题,并结合二维码技术增加音频的明信片。“这套明信片不仅设计精美,内容生动活泼,还会‘说话’哟。本套明信片还邀请了能说最地道南昌话的主持人倾情加盟,为本套明信片配音!